首页文物考古 › 鸽子山考古验收记,破译远古农业生产

鸽子山考古验收记,破译远古农业生产

鸽子山遗址考古发掘被评为2016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17年5月12日,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遗址再次开展考古发掘,本次考古发掘由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北京大学联合组队联合进行。除此以外,还有吉林大学、厦门大学、山西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考古专业的学生,共计16人参加。

9月1日,在位于青铜峡市的鸽子山遗址发掘工地,中国著名旧石器考古学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考古学会旧石器专业委员会主任高星,不经意间发现脚下沙砾堆露出个尖尖角,他俯身向尖尖角探去,竟是一件精巧的小型石英岩旧石器。
他兴奋地说:“这里的宝贝太多了,俯首皆是!”
当天,鸽子山遗址迎来中国旧石器考古界许多“重量级”专家。来自中国科学院、北京大学、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大学的专家和宁夏文物主管部门负责人,对鸽子山遗址2017年度考古发掘进行验收。
鸽子山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入选2016年度“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
“1.5万件石制品,1419件动物化石,42件装饰品,39件疑似颜料,50处火塘,24处疑似柱洞,1267份炭屑及灰烬,数千粒碳化植物种子……一个遗址发现数量和种类如此多的文化遗存,在我国目前已知的旧石器遗址中比较罕见。”图片 1
鸽子山旧石器遗址李鹏/摄
“火塘分布密集,尤其是这个目前已揭露面积近6平方米的大型火塘,反映了古人类在此活动强度较大,人口数量较多。”
专家们仔细查看了遗迹与遗物的出土情况,检查了考古工作资料记录,纷纷发表看法。
“这两件石器,古人类打制得太精巧了!”一件用燧石制作的乳白色桂叶形两面双尖尖状器,和一件用石英岩制作的灰色尖状器,让专家们赞叹不已
“这两件宝贝,分别为高星老师和王惠民老师‘妙手偶得’。”青铜峡市文物管理所所长李鹏说。
8月29日,高星从北京赶到鸽子山发掘工地,一眼就在沙砾堆里发现了这件石英岩灰色尖状器,发现地点距参与鸽子山考古发掘的宁夏考古专家王惠民今年3月发现的乳白色桂叶形尖状器的地点,大约15米。
随后,专家组听取了鸽子山考古项目负责人彭菲博士的工作汇报。2014年以来,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组队,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青铜峡市文物管理所合作,对鸽子山遗址第10地点展开系统发掘和多学科研究。2017年,在前三年发掘的基础上,揭露了更多遗迹,获得了更多遗迹、遗物的空间信息,对关键文化层增加了水洗浮选量。至此,连续4年的野外考古发掘暂告一个段落,接下来将转入发掘资料室内整理和实验室分析阶段。图片 2
专家们在显微镜下观察鸽子山发掘的碳化植物种子李鹏/摄
在验收论证会上,专家们对鸽子山遗址2017年的考古发掘一致给予了“优秀”等级的综合评价。
专家组认为,对于中国特别是西北地区旧石器文化的研究,鸽子山遗址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鸽子山遗址是旧石器向新石器过渡时期的遗址,揭露了多个不同时段的文化层,保留了原生的埋藏环境和大量古人类活动遗存,记录了晚更新世末期人类生存演化的过程。该遗址属于季节性营地遗址,石磨盘与大量植物种子的发现,用火遗迹和建筑物遗迹的密集分布,以及数量较多的微小鸵鸟蛋皮装饰品,对于了解原始农业起源以及古人类的生计模式、气候适应性、居址空间利用、审美需求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专家组建议当地政府和文物部门加强对遗址的保护管理,建立遗址博物馆,为充分发挥文化遗产的社会作用创造有利条件。(原文刊于《宁夏日报》2017年9月3日02版)

破译远古农业生产“密码”

一、工作情况

——聚焦宁夏鸽子山考古新发现

  对鸽子山第10地点东部核心区域第一扰乱层,用2米大筛网进行水洗,挑选被扰乱层中的遗物。以60厘米为一个深度,往下清理,高度为4米。主要有磨制石斧,石锥、细石叶、石核、石片以及鸵鸟蛋皮、方解石装饰品半成品等。筛选的遗物可以对比地层中的遗物,极具参考价值。

作者:本报记者 王建宏《光明日报》( 2017年10月30日 05版)

发掘区原始地貌

编者按

对扰土层进行水筛

远古农业是怎样起源的?一万年前的先民们如何用火、怎样居住?远古人类迄今最小的装饰品是怎么加工出来的?宁夏青铜峡鸽子山考古最新发掘成果给出了寻找这些答案的线索。

水筛

2017年9月初,中国著名旧石器考古学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考古学会旧石器专业委员会主任高星等中国旧石器考古界专家来到宁夏青铜峡,对鸽子山遗址2017年度考古发掘进行验收。本期光明视野深度解读鸽子山遗迹,并邀请高星和宁夏考古所研究员王惠民撰文,从不同角度找寻一万年前的人类记忆。

发掘区扰土层清理完毕

2017年,考古界的目光聚焦于宁夏青铜峡鸽子山。随着考古发掘的进一步深入,更多人类秘密正被揭开。

采集石锥

这是考古界首次在西北沙漠边缘地区建立距今约12000年至4200年,即晚更新世末期至全新世早期的文化演化序列。

采集方解石装饰品半成品

考古揭开远古先民在原始农业萌生期的生产图景

  在第二文化层,布方发掘,1米1米,200个。同时,在第二文化层进行网格状采集浮选土样,并且对重点遗迹进行采样。在第二文化层底部出土有较多的石制品。

“在1990年至1997年间,我们在鸽子山发现了诸如磨盘、磨棒之类的对植物种子进行加工的磨器。”宁夏考古所研究员王惠民说,磨盘是以谷物加工为主的器物,在中国发现数量如此之大的磨盘是绝无仅有的。这在某种程度上揭开了距今1.2万年到1万年之间,这一地区远古先民在原始农业萌生期的生产图景。

2017年鸽子山遗址发掘布方示意图

在已有的发掘成果中,通过对土壤的浮选,还得到了大量猪毛菜、蒿属、小麦族等可食性的炭化草类植物种子,同时对原地埋藏出土的磨器进行了残留物分析,发现了植物淀粉的残存。

第二文化层底部出土石器

“通过大规模的水洗和浮选,现在已经发现了距今12000年前的草类植物种子,这是否具备了早期人类利用或栽培草类植物的迹象?如果具备了这些迹象,那就可以初步判断鸽子山遗址是一处与我们研究中国古代农业起源直接相关的遗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研究中心主任赵志军认为,鸽子山遗址会为人们探讨农业起源提供重要线索。

第二文化层清理完毕

这些证据似乎为我们描绘出一幅远古先民进行原始农业生产的图景:随着地球末次冰期最后一个极冷事件新仙女木期的来临,鸽子山的原始先民们艰难地跋涉在贺兰山山间的旷野上,寻找着食物。由于气温骤降,动物数量减少,许多植物也开始变得矮小,为了生存下去,古人类不得不开始使用一些特殊工具来获取植物种子。在第四文化堆积层出土的植物种子、数量众多的磨食器以及磨食器上的植物残留物等,都为农业起源研究提供了最新的早期材料。

  在第三文化层,工作方法与第二文化层相同。为黄色细砂层,约2m厚,含大量锈斑和植物根孔,下部出土较多石制品,出土一石磨盘残断,发现火塘和灰烬遗迹等。

另外,以往研究者认为,年平均温度在12.75℃至15.25℃范围之外的区域,不会存在大量的食物生产和加工活动,而鸽子山地区的年平均温度远低于该范围,这刷新了人类当前的认知。

发掘区第三文化层浮选土样采集

火塘及疑似建筑遗迹展现古人类多样化生存模式

第三文化层出土石磨盘

宁夏青铜峡市文物管理所所长李鹏介绍,随着考古发掘的继续深入,鸽子山发掘出了数个结构性火塘。

  第四文化层,该文化层是鸽子山遗址第10地点遗迹分布最密集,遗物最丰富的层位,在第三文化层和第四文化层交界处,开始大量出现各类炭屑密集区和火塘,以及去年发现的疑似火塘的现象。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博士彭菲认为,火塘的发现弥补了中国考古领域在距今10000年到4800年或8300年这一阶段对西北干旱半干旱区域文化演化认识的缺失。

  目前为止,共计清理火塘20个。火塘形状以边缘不甚整齐的圆形和椭圆形为主,直径在70130厘米。土色为灰黑色土,上部疏松,火塘中心部分土质有胶结,较黏,但仍为砂质土。火塘内主要包含为烧石,大块木炭,红烧土,石制品与动物化石较少。对重点火塘均采用二分之一的解剖方法,了解火塘内堆积情况。

火塘是一种相对难以完整保存的遗迹,在存在用火行为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中,相当一部分仅发现了用火相关遗存而不是完整的火塘,像鸽子山如此完整和大规模火塘的发现,在世界旧石器考古史上实属罕见。

火塘9999发掘解剖情况

鸽子山出现的结构性火塘已经具备比较完整的用火结构。而鸽子山出土的数万件烧石也是同期遗址中数量最多的,这更表明多种用火方式与熟食、熟水在这里已经成为古人类成熟的生存方略。

清理火塘

彭菲猜测:“远古先民在火塘边点火、烤肉、煮肉、御寒,甚至可能会把潮湿的地面烤得暖和一些去睡觉。”

  在火塘周围分布有12个大小各异的疑似柱洞的遗迹现象。平面以圆形和椭圆形为主,直径在1020厘米之间,深度15厘米至30厘米,有些疑似柱洞向内倾斜。其内土质为黑褐色砂土,较黏,与火塘内类似。部分中部及底部有烧石,含大量木炭块。底部土质较周围硬,从东北向西南方向排列分布。发掘方法与火塘相同,均采用二分之一解剖法。

在一些火塘旁,一排排疑似柱洞的遗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种疑似房屋建筑遗迹的柱洞与火塘的分布可能有一定的关系,古人类搭建棚子,在棚子的旁边建火塘,用以居住取暖。

疑似柱洞平面分布情况

鸽子山遗址考古发现的这些迹象都表明,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适应环境能力增强,生存模式更加多样化。

疑似柱洞

最小饰品见证早期人类对美的追求

  在火塘周围,分布有数量较多的动物化石,主要有肋骨、下颌骨、动物牙齿、头颅骨和角等。

李鹏告诉记者,鸽子山遗址考古发掘的精细、缜密程度令人难以置信。第10地点1000立方米探方土样,经过筛选水洗、浮选等环节采集后,竟然发现了直径1.2毫米串珠,比去年鸽子山发现的直径1.69毫米串珠还要小,再次刷新世界范围内旧石器时代最小人工装饰品纪录。

测量动物化石

耐人寻味的是,其内孔与自动铅笔的铅笔芯一样细,即使在今天,使用精密车床来加工如此细小的工艺品也是一件难事,人类在10000多年前的石器时代,究竟是如何将易碎的鸟类蛋皮制作成如此精美的装饰品的?

  目前所揭露的第四文化层无疑是当时人类活动的一个区域,大量的用火遗迹和可能为临时住所的柱洞遗迹,大量动物化石以及各类石制品,显示出当时人类在鸽子山的生活场景。在这个活动面的南侧,发现一件石环,不仅证明了这类器物的准确文化层位,而且显示出鸽子山时期的人类已经能够娴熟的运用钻孔技术。

近年来,晚更新世人类认知与审美能力的探讨成为考古界的研究热点。鸽子山出土的鸵鸟蛋皮装饰品无论在形态大小还是在制作工艺上,都展示了古人类高超的工艺和精致的审美能力,刷新了人类的认知。

发掘出土的石环

“这个石片上有被连续击打的疤痕,而且呈现出比较规则的放射状痕迹,这是典型的石器时代人类使用过的石制品。”美国匹兹堡大学考古学博士曹俊阳指着一块石片说。

二、公众考古活动

鸽子山出土的两面器和尖状器是在中国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最典型、精美的器物。其中,两面器的精美程度绝无仅有,最薄之处仅1毫米左右,长宽分别达到17.8厘米和6.6厘米。据王惠民推断,这是远古先民用来切割、加工兽皮的工具。

  为了更好地宣传和保护文化遗产,考古工地接待了刚参加完高考的青铜峡一中的同学们。6月24日,学生们在鸽子山遗址发掘现场了解田野考古的基本知识,亲自参与发掘实践。

“在鸽子山同时发现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虽然不能推断这群人是一脉相承的,但能说明新、旧石器时代的人类在这里长期繁衍生息。”王惠民解释。

高考学子参与发掘

鸽子山考古目前已进入室内整理和实验室分析阶段。专家认为,鸽子山对研究中国西部古人类文化传播、植物采集加工驯化和原始农业的萌生,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三、业内交流与媒体活动

(本报记者 王建宏)

  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朱存世在青铜峡四眼井西夏遗址调查之际,来遗址检查工地开工情况。

返回目录

朱所长在现场听取发掘汇报

责任编辑:朱瑞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赵志军老师、王树芝老师以及刘欣益老师于7月19日来到鸽子山遗址,现场指导发掘和浮选工作。

赵志军、王树芝以及刘欣益在发掘现场

赵志军、王树芝指导浮选工作

  宁夏日报记者、银川电视台记者一行于7月19日、20日全程跟踪采访鸽子山遗址的发掘全过程,并且对赵志军、王惠民老师做专访。

王惠民接受宁夏日报记者采访

赵志军接受银川电视台采访

  2016年鸽子山遗址考古发掘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吴忠市博物馆、石嘴山市文物管理所、灵武市文物管理所以及青铜峡政协等单位来参观考察鸽子山遗址的发掘情况。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 https://www.bdhkangle.com/?p=329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