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历史 › 纳粹发现苏联卡廷惨案,卡廷惨案

纳粹发现苏联卡廷惨案,卡廷惨案

  26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讨论会,主题是为卡廷事件作出一个历史性的结论。T1G历史春秋网

卡廷惨案

卡廷惨案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对波兰发动闪击战,占领波兰西部地区。9月17日,苏联从东部进入波兰,占领寇松线以东的全部波兰领土,俘虏约25万名波兰军队官兵。苏联随后将波兰官兵分别关押在一些新建的战俘营。其中的斯塔罗别利斯克、科泽利斯克和奥斯塔什科夫3个战俘营,关押着包括9000名军官在内的共约1.5万名波兰战俘。

1943年4月13日,攻入苏联境内的纳粹德国军方宣布,在德军占领的苏联斯摩棱斯克市附近的卡廷森林地区发现被苏联军方屠杀的波兰军人万人坑。4月15日,苏联发表公报,对此予以断然否认,宣称这些波兰战俘在德军入侵苏联之后落入德军手中,是被德军所杀害的。此后,苏联和德国均组织调查团前往卡廷进行实地调查,但都没有没有取得明确的结果。战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在审讯纳粹德国战犯时也回避对卡廷事件的明确表态,从而使之成为一桩未了的迷案。

此后,波兰方面和国际社会针对苏联政府的说法多次提出怀疑并展开激烈争论,但苏联政府始终坚持既定的立场。1985年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苏联和波兰组成自由历史学家参加的联合委员会,对涉及此次事件的大量文件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1990年4月13日,在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问苏联之际,苏联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

图片 1

俄罗斯总理普京在卡廷纪念碑前单膝下跪

卡廷事件的基本情况是这样的,苏联政府认为波兰战俘是一个大包袱(一方面,苏联在紧张的备战中为其要消耗宝贵的人力和物力;另一方面,波兰战俘可能随时反抗苏军的监禁),遂决定先处理掉波兰战俘中的军官。除掉了军官,其余的士兵就会处于群龙无首的境地。苏联有关方面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从肉体上将他们消灭掉。1940年3月5日,苏联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专门就对2万余名以波兰军官为主的战俘和犯人实施枪决一事写出报告上交斯大林和联共中央审批,随即获得批准。

1940年4月初,处决波兰战俘的行动正式开始。数百名被俘的波兰军官被从上述三个战俘营带上汽车,秘密运往行刑地卡廷森林。行刑人员站在波兰战俘身后,用手枪对着他们的后脑开枪。掩埋之后,苏方人员在上面铺上了厚厚一层土。不久,第二批战俘又被运到该地被同样处理。直至当年5月中旬,苏联方面在卡廷森林共处决波兰战俘4421人。他们被分别埋入8个大坑,上面铺满松树和白桦树。除卡廷森林外,苏联方面还在斯塔罗别利斯克战俘营枪决了3820人,奥斯塔什科夫集中营枪决了6311人,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的其他战俘营和监狱枪决了7305人。加上卡廷森林枪决的4421人,共计21857人,其中包括约1.5万名波兰官兵俘虏。

1940年,大约2.2万名波兰精英在苏联斯摩棱斯克以西的森林遭集体杀害。1990年4月,苏方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4月10日,波兰总统卡钦斯基乘专机赴俄罗斯参加卡廷事件70周年纪念活动,飞机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失事,包括卡钦斯基在内97人全部遇难。

1939年9月17日,苏联继德国之后出兵侵入波兰。苏联出兵波兰后的12天作战行动中,被苏军俘虏的波军官兵近25万人。

根据苏联当局的命令,被俘者中的将军、军官、军政要员、间谍人员、反间谍人员、宪兵、狱吏和警察等都要集中关押在指定的旧别利斯克、科泽利斯克和奥斯塔什科夫三个专门战俘营。正是这一类人,成为后来所谓“卡廷事件”中无声的主角。

1939年12月31日的统计表明,上述三个战俘营共关押15087人,到次年2月4日人数略有减少,为14990人,在3月5日苏联当局做出对他们最终的处理决定后,3月16日的一份人数统计为14854人。随着战俘管理工作逐步走入正轨,一开始在这三个战俘营反映比较普遍的生活待遇问题慢慢减少。另一类问题,即战俘们要求给予他们公正的政治待遇,日益突出出来。

从苏联的政治观点看,留在这三个专门战俘营里的人员,是最反动、最危险的一类人。在苏德已经完成了对波兰的瓜分,并且坚持原波兰国家已不复存在的情况下,对这些波兰战俘进行管制的基本出发点,就是使他们失去复兴“地主、资产阶级波兰”的能力。

如果进一步分析,不难看出,苏联战俘管理当局握有选择解决矛盾方式的决定性权力。或者更确切地说,这一权力掌握在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最高决策者手中。在这样的体制下被置于这样一对矛盾的对立面,对这部分波兰战俘来说,发生在他们绝大多数人身上的悲剧,实际上是无法抗拒的。

1940年3月5日,联共中央政治局根据贝利亚给斯大林的一封信作出的决议,直接导致了三个专门战俘营的战俘和关押在乌克兰、白俄罗斯西部监狱内囚犯的悲剧命运。贝利亚的信和政治局的决议几乎完全相同,一处比较大的修改,是斯大林把贝利亚的名字从负责审查这些案件的3人小组中划去了。

图片 2

政治局的这个决议建议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对战俘营中14700名原波兰军官、官员、地主、警察、谍报人员、宪兵、定居者和狱吏的案件;以及对逮捕和关押在乌克兰西部和白俄罗斯西部各州监狱中的11000名各种反革命间谍组织和破坏团体成员、原地主、工厂主、原波兰军官、官员和越境分子的案件——以特别程序进行审理,对他们采用极刑——枪毙。

政治局的决议没有说明对上述人员采用极刑的理由,不过贝利亚在自己的信中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写道:“所有这些人充满了对苏维埃制度的仇视,是苏维埃政权的万恶敌人。”

执行政治局决议的行动在以后两个月内紧张地进行。5月中旬,据战俘管理局统计,从三座专门战俘营被送去执行枪决的共14587人,加上其他地方送来的战俘,一共枪决了15131人。另有在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监狱关押的犯人7305名,也一并被处决了。其中有一部分被枪毙的波兰军官的尸体埋在了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并在三年后成为这一悲剧事件的第一批无声的揭露者。

在政治局决议通过以后,执行这一决议的准备工作开始加速进行。所有一切准备工作和行动,在内务部的来往信函里都称之为“减轻负担行动”。

从现有的材料看,处决行动在1940年4月的最初几天就开始了。原内务人民委员会加里宁州局局长德·斯·托卡列夫后来讲到当时的情景:“将波兰人一个一个地带到‘红角’,即这里的列宁室,在那里核对资料——姓名、父名、出生年月……然后给他戴上手铐,带进准备好的那间囚室,用手枪朝后脑处开枪。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枪用的是德国造的‘瓦尔德’式手枪。一夜要处决200~350人。”

在哈尔科夫,战俘们被从火车站直接运到捷尔任斯基大街内务人民委员部内部监狱,在那里执行枪决后用卡车将尸体运到距皮亚季哈特卡村不到两公里的森林公园内的第6区,埋在内务人民委员部州局别墅附近。在斯摩棱斯克州,送来的战俘有的在监狱被处决,有的则直接运到斯摩棱斯克以西约15公里的卡廷森林里被枪毙。

就这样,关押在三座专门战俘营里的战俘和乌克兰、白俄罗斯西部地区监狱里的囚犯,一个月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如果不是后来因为德军占领了包括斯摩棱斯克州、哈尔科夫州在内的大片苏联地区的话,这一行动也可能永远是一个谜了,起码不会这么快就被发现。

1943年4月13日,柏林电台向全世界报告的一则消息,说在苏联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发现了一批埋有成千上万波兰军官尸体的巨大坟墓,他们都是被人有步骤并且熟练地处决的。

下面这两份材料对回答这一问题可能会有帮助。

图片 3

第一份材料是1943年春,由刑事学家和病理学家组成的国际委员会在考察了卡廷森林坟墓后写出的报告。其主要内容如下:到目前已有7个集体坟墓被打开,其中最大的一个估计有2000具波兰军官的尸体。已证实目前发掘的尸体都是头部中弹而死。在所有案件中,子弹都进入后颈。大多数情况下,尸体只中了一发子弹,很少有尸体中两发子弹,只有一具尸体后颈中了三发子弹。所有子弹都是从口径不超过8毫米的手枪中射出的。

根据弹着点人们作出这样的假设,即射出的子弹都是枪口紧压着后颈射入或在最近的范围内打的。伤口出人意料的有规律……使人们假设,射击是出自有经验的人之手。一颗跳弹在打死了一个军官之后,又穿入坑内已死的尸体中,证实了下面的假设——射击明显是在壕沟中进行的,以免去把尸体运进坟墓的麻烦。集体坟墓位于森林中新开垦的土地上,坟墓被彻底平整并种上了小松树。

第二份材料是波兰驻英国流亡政府大使欧文·奥马雷在与部分从苏联来的波兰人交谈后,写给英国外交大臣安·艾登的报告。1942~1943年的冬天格外暖和,德国政府可能在泥土一变得足够松软的时候就开始工作。那些小松树也值得格外注意。首先,它们是推定苏联人有罪的证明。因为考虑到1941年7月德军是在出人意料的胜利中占领斯摩棱斯克的,如果波兰军官是德国人而不是苏联人杀害的,德国人不可能还会费心用小树来掩盖受害者的坟墓。其次,一个称职的植物学家只要检验一棵小树就会弄清这些树是1940年5月还是1941年7月以后的某个时候种的。

把两份材料和前面苏联档案里的材料进行对照,会发现它们给我们描述了一个“卡廷事件”的基本轮廓。从内务人民委员部执行处决波兰战俘和囚徒的命令,到被害者的尸体被德国人发现,这条线索现在更清楚了。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940年春,大约2.2万名波兰军人、知识分子、政界人士和公职人员在前苏联卡廷森林、加里宁、哈尔科夫等地被苏联军队杀害。事后苏军宣称屠杀是德国纳粹所为。这一事件随后被史学家称为卡廷惨案。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在会后发表的声明中,俄杜马表示,过去的保密文件,以及如今的出版物不仅再现了这一惨剧,还揭示了斯大林和时任其他苏联领导人直接下令,制造了卡廷森林的惨剧。【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历史钩沉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卡廷森林,波兰人的伤心之地。最近的一次坠机事件,再次唤醒它沉睡70年的悲惨记忆。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4月10日,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的专机在俄罗斯斯摩棱斯克的卡廷森林附近坠毁,包括卡钦斯基夫妇及众多高官在内的96人遇难。70年前的这个时候,同样在这片森林附近,2万多名被俘的波兰军官遭到苏联的秘密屠杀。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卡廷的枪声和尸骨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1943年4月13日,正当纳粹德国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一败涂地之际,德国柏林电台广播了一则令世界震惊的消息,他们在苏联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里挖出了埋有波兰军官尸体的万人冢。当时,德国工兵师为修复当地遭炸毁的铁路、公路及基他工程,强行招募来罗、捷、波、法等国劳工,驱赶到卡廷森林里干活,就在那里,几个劳工在掘地时挖到埋着大量尸骨的坟冢。德国声称,这些波兰军官被人有步骤地、熟练地用手枪从脑后击毙,是典型的犹太-布尔什维克兽行的手法。纳粹当局组织了一个以刑事和病理学家为成员的国际委员会对万人坑进行考察,在这个委员会的调查书中,可以看到当时的惨状: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T1G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已有7个集体坟墓被打开,其中最大的一个估计有2000具波兰军官的尸体。目前发掘的尸体都是头部中弹而死。在所有案件中,子弹都进入后颈。大多数情况下,尸体只中了一发子弹,很少有尸体中两发子弹,只有一具尸体后颈中了三发子弹。所有子弹都是从口径不超过8毫米的手枪中射出的。根据弹着点人们作出这样的假设,即射出的子弹都是枪口紧压着后颈射入或在最近的范围内打的。伤口出人意料地有规律,使人们假设,射击是出自有经验的人之手。大量尸体的手被同样的方法绑着,并且在一些尸体的身体和衣服上发现了四棱刺刀的伤痕。捆绑的方法和在此之前在卡廷森林发现的苏联公民尸体类似。一颗跳弹在打死了一个军官之后,又穿入坑内已死的尸体中,证实了下面的假设射击明显是在壕沟中进行的,以免去把尸体运进坟墓的麻烦。集体坟墓位于森林中新开垦的土地上,坟墓被彻底抹平并种上了小松树,尸体毫无例外地面朝下,肩并肩地紧紧靠着,一层叠着一层。坟墓四周的尸体明显排放得很整齐,而中间的尸体则比较混乱。他们穿着冬天的衣服,经常能发现皮毛大衣、皮革外套、针织背心和典型的波兰军官的帽子。

卡廷的枪声和尸骨

1/7 123456下一页尾页

1943年4月13日,正当纳粹德国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一败涂地之际,德国柏林电台广播了一则令世界震惊的消息,他们在苏联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里挖出了埋有波兰军官尸体的万人冢。当时,德国工兵师为修复当地遭炸毁的铁路、公路及基他工程,强行招募来罗、捷、波、法等国劳工,驱赶到卡廷森林里干活,就在那里,几个劳工在掘地时挖到埋着大量尸骨的坟冢。德国声称,这些波兰军官被人有步骤地、熟练地用手枪从脑后击毙,是典型的“犹太-布尔什维克兽行”的手法。纳粹当局组织了一个以刑事和病理学家为成员的国际委员会对万人坑进行考察,在这个委员会的调查书中,可以看到当时的惨状:

已有7个集体坟墓被打开,其中最大的一个估计有2000具波兰军官的尸体。目前发掘的尸体都是头部中弹而死。在所有案件中,子弹都进入后颈。大多数情况下,尸体只中了一发子弹,很少有尸体中两发子弹,只有一具尸体后颈中了三发子弹。所有子弹都是从口径不超过8毫米的手枪中射出的。根据弹着点人们作出这样的假设,即射出的子弹都是枪口紧压着后颈射入或在最近的范围内打的。伤口出人意料地有规律,使人们假设,射击是出自有经验的人之手。大量尸体的手被同样的方法绑着,并且在一些尸体的身体和衣服上发现了四棱刺刀的伤痕。捆绑的方法和在此之前在卡廷森林发现的苏联公民尸体类似。一颗跳弹在打死了一个军官之后,又穿入坑内已死的尸体中,证实了下面的假设——射击明显是在壕沟中进行的,以免去把尸体运进坟墓的麻烦。集体坟墓位于森林中新开垦的土地上,坟墓被彻底抹平并种上了小松树,尸体毫无例外地面朝下,肩并肩地紧紧靠着,一层叠着一层。坟墓四周的尸体明显排放得很整齐,而中间的尸体则比较混乱。他们穿着冬天的衣服,经常能发现皮毛大衣、皮革外套、针织背心和典型的波兰军官的帽子。

尽管国际社会对此将信将疑,但德国的指控已严重损伤了苏联在盟友中的声誉。德军在苏联战场上正陷入焦头烂额之中。希特勒抓住机会,命德国所有的宣传机器大肆炒作,以挑拨苏联与盟国的关系。

苏联栽赃掩盖罪行

“卡廷事件”对苏联政府完全是一个意外,1940年春处理这批波兰人时,大概没人会想到出现这样的结果。4月16日,苏联政府在沉默两天之后发表公告,对德国的宣传给予反击:“德国法西斯恶棍在自己新的荒谬绝伦的臆想中并没有停止散布最荒诞不经和卑鄙下流的谎言,他们企图利用这些谎言掩盖由他们自己制造的滔天罪行,这一点现在已经很清楚了。”

苏联政府说,波兰的战俘们在1941年还在斯摩棱斯克以西地区从事建设工作。他们是在同年7月德军占领该地区后被杀害,他们的死亡与苏联完全没有关系。不过,苏联的反击经不起推敲,苏德互相攻击,口诛笔伐。

苏联利用自己在反法西斯战争中所处的有利地位,最终把屠杀事件推到了希特勒的头上。为了表示对事件的重视,1944年德军撤走后,苏联还组织了专门委员会,进行现场反调查。该委员会认定,这些坟墓中的11000具尸体,是在1941年9月至12月之间被枪杀的,德国人雇佣了500名俄国人做这件事,事后又将其处决了。英美当时对苏联的说法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他们都不愿在共同对抗德国的“反法西斯联合战线”中触怒苏联。此外,由于纳粹德国的行径臭名昭着,尤其是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使得国际社会失去了对他们的信任,卡廷惨案的真相被苏联成功地掩盖起来。

1945年,德国法西斯灭亡,苏联以胜利者和审判者的姿态高高地端坐在纽伦堡的审判席上。在审判中苏联当局公布了对2万多名波兰死者的调查报告,将这盆脏水全部泼在德国人的身上。斯大林领导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的形象再也不会被损害了。

但波兰人心里非常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凶手,虽然他们当时还拿不出有力的证据。就算有证据他们也不敢公布,因为二战后的波兰,地处华约阵营前线,和其他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命运是掌握在克里姆林宫的当权者手中的。波兰领导人长期保持缄默,对卡廷事件自己不谈,也不许别人谈。卡廷上空阴魂不散。

戈尔巴乔夫勇敢揭露真相

“卡廷事件”的证据始终保存在克里姆林宫的绝密档案中,在事件发生后的半个多世纪里,苏联克格勃领导人曾多次建议将当年屠杀波兰俘虏的秘密文件全部销毁,但因种种原因,这些文件并没有被销毁。最后,这些尘封50多年的俄罗斯第一密档,传到了戈尔巴乔夫手里。

1991年12月23日,戈尔巴乔夫在移交总统权力时同叶利钦、总统办公室主任一道,开启了总统密档第一卷的封印。戈尔巴乔夫后来回忆说,“我们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我们无权向波兰隐瞒事实,我们三个人当即认为,不论后果如何,也应向波兰方面通报”。

在1992年10月14日举行的俄波通报会议上,波兰总统瓦文萨手接密档副本,语音嘶哑。面对这些50年前冷冰冰的密档,他依然“感到全身颤抖”。

密档中有三份文件是苏联制造了卡廷惨案的直接证据。第一份是斯大林等人签署的1940年3月5日联共中央的决定;第二份是1940年3月5日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 https://www.bdhkangle.com/?p=33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